媒体评述
白平 宅门男人,鲜活民族性格____(《华商》杂志 2007年5月A版)
2011-7-4 16:16:23

几年前,电视连续剧《大宅门》的热播,让全中国记住了一个名字----白景琦,白七爷。这个风云人物所特有的男人气魄以及浑身张扬着的北京爷的气质,带给人们的是震撼,是感动,是敬重。凭借勇气和才能来打拼,凭着一身傲骨铮铮,顶天立地。他是强者,目光远大,浑身每一个细胞都透着“强者精神”,而骨子里却是一个温情的长辈。于是许多人不由感叹----男人当为白景琦。
   白平,这个曾经扛着步枪驻守边疆的军旅商人,当年在观看《大宅门》的时候,是否意识到自己的某些精神气质与白景琦吻合,当如今的“大宅门”餐饮驰誉京城的时候,充分证明了他曾经果断的选择是正确的。他对白景琦这个优秀人物的情感因素以及他作为一个地地道道的北京人骨子里的贵族气质,让“大宅门”演绎优雅内敛的繁华。
  ( 白平是国内最早的尿不湿的产品生产商,令他始料不及的是,自己投资的尿不湿,居然成为了中国人进入富裕时代的文化烙印。)
   对于做人一向低调的白平,您或许很陌生,但除了大宅门这个耳熟能详的名号,还有一个京城文化符号和一个中国现代文化符号,您或许很熟悉,这就是丽丽咖啡厅和尿不湿。
   海淀影剧院二楼走廊的丽丽音乐咖啡厅,40岁以上的北京雅皮士们可能人所公知----桌上烛光闪烁,角落里有乐队伴奏,歌手在现场演唱……这些我们今天看来小儿科的娱乐形式,在1989年的北京,可是稀罕物。当时白平刚从香港回来,无意间将他在南国常见的音乐咖啡厅的模式克隆到了京城,没想到居然一炮而红。田震、杨坤、王迪、胡月、景岗山、戴娆、李春波、刘海波、满江、戴军、黄格选、潘劲东……很多当年的歌星大腕都迷上了小小的丽丽咖啡厅,去捧过场。
   如果说丽丽的红火,是无心插柳,尿不湿的横空出世,则不能不让人佩服白平独特的眼光。或许因为刚当了几年的爸爸,饱尝了呵护千金的欢乐和劳累,在很多而我呢都不在意的尿片上,白平发现了“科学改变生活”的切入点,于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末,在香港投资成立了鸿标实业集团。
  “尿不湿”的进入不仅是消费习惯的变化,更让在这种中国全球化和市场化进程中长大的孩子呈现不新的变化。作为物质匮乏时代降生的最后一代作家,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出生的都市作家群已进入“青春晚期”,垫着“尿布”长大的他们失落、困惑、焦虑,有那个计划经济时代的记忆与情感空间。而正在崛起的新一代作家如韩寒、郭敬明、春树等人,则降生在物质丰裕的时代,垫着“尿不湿”长大的他们,成长与经济社会,带来的是一种切断了“尿布”时代记忆的新的青春的冲击,是一种“建立在物质与消费之上的另类体验”。
   自己投资的尿不湿,居然成为中国人进入赋予富裕时代的文化烙印,这倒是令白平所始料不及的。
   (白平的大宅门之路,或许称不上沧桑,却也经历了很多矛盾的抉择。“执掌”大宅门或许是一种冲动一种激情一种执着一种态度,抑或是一种坚定一种把握一种灵感,加上天生的勤奋,便成就了今天大宅门这个品牌的优势。)
“宅门文化”是中国独有的一种文化现象,它体现出来的东西独具特色,不雷同于过去的任何豪门的、显贵的、官宦的或平民的,它吸收了很多皇家的东西,又具备了浓厚的民间色彩,两种文化的交合才形成了它独特的风格----贵族气和平民气都能感受到。
“宅门文化”始于宋明资本注意萌芽时期,在商贾之道上有许多独到之处。比如他们倡导的诚实守信、童叟无欺、扶危济贫的立店之本以及在义和利之间,以义取利的经营理念,同样适用于今天的企业参与市场竞争。、
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电视剧《大宅门》热播后,准备在餐饮业大展拳脚的白平看到的是宅门文化热背后的商机。他立刻找到了导演郭宝昌和拍摄方研讨联手开发宅门餐饮文化工程。
白平曾经是个军人,那段军旅生涯成为他一生弥足珍贵的记忆,军人气质中的稳健达观、雷厉风行以及干练执着、果断坚定、勇于承担等等,毫无疑问,成为影响他事业的重要因素。
正当万事俱备,京城第一家专营“宅门菜”的高级食府即将开业的时候,白平遇到了一店小挫折-----“大宅门”的餐饮品牌被一家律师事务所抢注了。
好在人家并没有实力和想法真的开发宅门菜,只想利用抢注到手的法律优势赚点小钱,可以做下来谈价钱,白平说了“拜拜”,在大宅门后面加了“老园子” 三个字,风风火火开起了罗马花园的第一家大宅门。其实几十万块钱对当时资金流充裕的白平不算什么。只不过军人出身的白平骨子里有些过时的“老套”,总觉得这种对社会经济没有任何增量效应的抢注行为很令人反感。而且白平也并非没有一点“狡猾”:按照规定,注册之后两年之内不成立实体餐饮公司,权益自动失效,自己可以重新把大宅门的餐饮品牌注册下来。
怪只怪白平自己的大宅门偏偏像丽丽和尿不湿一样一炮而红----连新加坡的总理李显龙到了北京,都点名要品品大宅门的美味佳肴。
律师的脑子,可不是本分的白平能比得上的,人家顺顺利利的把“大宅门”这三个字卖给了外地的餐饮企业。根据江湖传言,令买主痛下决心的是,律师们把他带到罗马花园,让他亲眼见识了“大宅门”生意的火爆。
去年,这家外地企业学起了肯德基对付麦当劳的招数,居然将买卖开到了北京,而且对白平的大宅门周围的店面,兴趣尤为高涨。
说起这些,白平在检讨自己对于品牌的知识产权重视不够之余,未免有些感叹:那么多挣钱的道,何必非走旁门。
白平不仅是商界大家,而且还是个创意设计大师。
笑盈盈旗装俏格格,亮晶晶金钉玻璃门,将您引进香木回廊。墙上潺潺流水,耳畔丝竹。当漫步在一层大堂时,您会被一幅幅线条流畅、色彩艳丽、寓意丰富的民俗画所吸引,因为这是几近绝版的明、清之作,竟然在这里光辉重现;而那满堂的黑色仿古家具,其工艺的精致同样令人叹为观止!在加上热带鱼水墙、昭陵六骏石雕、京韵鼓、川剧变脸、筝胡琵琶曲、厅房京昆彩唱,更是令人心驰神往。在幽静的灯光与灰色的砖墙映射下,向世人提供至尊、唯美享受。拾级而上,头顶是300盏灯掩映下的玲珑剔透万佛阁,烛光闪烁的铜莲池……步入其中,恍惚进入了博物馆的豪门风情展;而风格迥异的“府邸”包房,给人以空间艺术与宫廷文化结合的夜宴之华美感。这就是耗费巨资打造的大宅门首体南路美食博物馆。
罗马花园东侧,有座颇为气派的灰色仿清建筑,穿过古香古色的大门,迎面是一座影壁,上面刻着“大宅门的故事”。酒楼内居然还有大树和戏台。几张小桌恰好在枝繁叶茂的“大树”(仿真)下,“树”旁则挂着漂亮的鸟笼,笼里有会“说话”的鹩哥,也有叫声悦耳动听的黄鹂。耳畔还环绕着悠扬的古典乐曲,一派旧时官宦豪门风范。
有小桥流水,有锦鲤欢跃,还有戴着花环的土著少女相迎----跨进甜水园路南洋海鲜花园的玻璃大门,仿佛穿越了时空隧道的出口,来到美丽的热带小岛。坐在南洋海鲜花园的餐台前,能隐隐约约听到海浪的涛声和海鸟的鸣叫声,甚至有海风拂面的幻觉。无意间一抬头,发现大厅中的棕榈树叶,居然真的在随风摇曳。
这一副副风光旖旎的风情花卷,都出自白平。作为鸿标集团的董事长、京城顶级食府大宅门创始人,白平刚刚荣获了法国国际厨皇亚太区荣誉主席。无论从哪个角度,白平都是成功的,而他脸上的笑容一如既往地谦逊温和。
萌发大宅门是一种对商机的判断。白平对于自己的判断是自信的。而这一路走来当然也是酸甜苦辣,冷暖自知。白平的大宅门之路,或许称不上沧桑,却也经历了很多矛盾的抉择。“执掌”大宅门或许是一种冲动一种激情一种执着一种态度,抑或是一种坚定一种把握一种灵感,加上天生的勤奋,便成就了今天大宅门这个品牌的优势。随着大宅门在全国的延展,每当看到大宅门三个字的时候,白平似乎忘记了所有的苦。让大宅门走向世界,成为他内心最坚定的理想。理想存在,一切皆有可能。
大宅门迎来了越来越多的消费者,到这里有的食客已经不仅仅是来享受宅门的华美盛宴,而是在大宅门,可以把远去的历史时光搬迁到眼前,身临其境油然而生一种经典感觉,深刻体会到时光隧道所演绎出来的故事。大宅门做了一种体验经济的商业模式。这种体验的经济不断延伸白平也越来越觉得应不断地超越环境、超越空间、超越时光,应该要用一种全新的模式给食客们留下难以泯灭的精神印象。
这是一种文化的繁衍,历史的追逐;是文化的挖掘,也是一种自我挑战。它引导着客人,激发起一种可能怀旧的心绪,促进一种人体和心灵所获得的激动和感受。所以走进大宅门长廊,时间固定了,历史翻新了,人与今天、昨天和未来都有了一些牵连,美食、环境、艺术、文化已经浑然一体了,因而精神上必然得到愉悦。大宅门给每个食客都留下典雅而庄重的烙印,并且总在提醒自己----我是中国人,正在享受自己民族优秀的文化。
(宅门菜既海纳百川又独具特色,几乎每一道菜,都会超然于菜品而彰显出文化。)
“宅门菜”,听名字有几分神秘,究竟何为宅门菜呢?据记载,旧时老北京的深宅大院里,有一个由王公贵族、官吏、富商等构成的富豪阶层,这些“达官贵人”之中不乏走南闯北、见多识广之人,在尝遍了八方美食后,将各地风味、名菜融入自己的家宴,这便是宅门菜的来源。因此,宅门菜可以说是一个既海纳百川又独具特色的菜品系列。能接待500多人同时就餐的大宅门酒楼,首推的“宅门菜”则是挖掘旧时官宦豪门人家的“家常菜谱”,融合南北菜肴特色,吸纳当今社会川、鲁、粤、闽、浙、淮、湘、苏八大菜系之典经,在选料考究新调味品的应用上,不断地沿袭、改良、使菜品在保持原滋原味上更加丰富了创意。有些菜品还达到了五官上的享受,既可进行商务宴请,又适合亲友聚会,更是外宾、外地来京人士感受京味文化的好去处。
拿大宅门的招牌菜“宅门石烤虾”来说,它的酱汁酱料都是古典的宫廷做法,而从铁板烧到日本炭烧烧烤,结合了西餐的境界。当那富有生机的“滋滋”声不绝于耳的时候,人会产生心旷神怡的感觉,而散发出的清香,弥漫在空气中,使整个餐厅包裹在生动而热烈的氛围中。视觉、感觉、触觉、知觉、浑然一体,品一口石烤虾,甜咸结合的口味,鲜美而弹性十足的虾味,都会让人意犹未尽。
“baby”鸭是大宅门的另一道招牌菜,是用北京挂炉烤鸭蜜汁烹制出来的,无论从香味还是金黄脆皮,都显示出鸭子的嫩小金巧、丝带缠绕,像贡品一样摆放在桌前。大宅门的俏格格们微笑着讲解baby鸭的典故,活灵活现,使这只baby鸭仿佛带你置身于颐和园18里长廊。宫廷格格们的琴奏,长廊里的壁画,乾隆的题词,悠悠飘来的檀香……baby鸭已经超然于一道名菜,而是文化彰显了。
(金碧辉煌的大宅门,不是酒肉臭的朱门,它应该是员工们尽开颜的一个家。除了骨子里的善良,白平也以自己的方式保持与一线员工的亲近与交流,催生鲜活的创造。)
经营大师们以自己的方式保持与一线员工的亲近与交流,催生鲜活的创造,形成强大的压力,迫使中高级管理人员更多深入实际,涤荡官僚习气,从而保持团队的竞争力。白平对于这种深浅理论自觉地身体力行----许多国内的管理学者认为,企业的高层经营者不管细节问题。可白平却既考虑大战略,也注意点点滴滴。大宅门装修的时候,选什么样的壁纸,用什么样的地砖,白平都要亲自与设计师和施工人员交流研讨,甚至晚上还要抽时间检查照明用的灯是否多开了等小细节。
因为与一线员工关系亲密,白平的故事不少:资助亲人患重病的服务员,为聘任的下岗职工负担医药费,甚至对遇到困境的朋友的朋友慷慨解囊。
这些故事不必详述,因为白平对待金钱的态度完全可以从他的女儿身上折射出来:在海外生活的女儿,资助了两位非洲儿童的学习,没有用她的爸爸一分钱,全靠自己打工的收入支付。
每当提起女儿,白平的脸上总是荡漾慈祥而骄傲的笑意。他有一个美丽可爱而出色的女儿,她温柔优雅而善良。完全没有大家小姐的娇纵。
白平动情地回忆起一段往事:在一次全体员工大型晚会上,白平与大家一起沉浸在热烈的氛围里。突然全场的灯灭了,员工们举着鲜花向他走来。他满怀感激地接过一束束鲜花,在一声声真诚的祝福里,白平感受着,激动着。这个刚毅的男人从一张张笑脸上,看到了这份宅门事业带给他的成就感,同时带给那么多人归宿感。他有些情不自禁。就在这时,一个熟悉的身影蓦然闯进了他泪眼朦胧的视野-----他最最疼爱的女儿,带着大洋彼岸的气息,姗姗而至!她怀抱玫瑰,快步走到白平面前,拥抱着自己的父亲,女儿眼含热泪,喃喃的说:“爸爸,这些年来,你真的辛苦了,我爱你!我在美国勤工俭学挣来的钱有三千美金,我想把这些钱捐助给大宅门所有困难的员工,来表达我对于为大宅门而辛苦付出的优秀员工们的敬意,希望爸爸能够接受我的这份生日礼物”。看着女儿,白平百感交集:女儿承继着自己的生命,同时寄托着自己的希望。她真的长大了,美丽、独立而善良。鲜花、灯光、笑脸、音乐相互辉映,白平在这个特殊的生日里,更加意识到做为一个企业领军人物的责任,永远不能放弃对事业的追逐。对于如他女儿一样大小的员工,他是爱的;对于大宅门,他是爱的,他期待着中国的文化能够尽早传播到世界,让更多的人通过大宅门这个民族窗口,了解中国。
财源滚滚的企业为白平提供了极其雄厚的经济基础,但他却并不满足,一直在思考如何为与自己共同奋斗的员工分享成功而绞尽脑汁。
“我成功推出了以经营小吃为主的宅门小厨,还成立了自己的服装厂,正在建立自己的原料基地,我要为员工的未来提供出路。”白平如是说。
白平坦言:像大宅门这样的高级食府,业内的潜规则是养小不养老。特别是服务员等技术含量比较低的岗位,一般只有体力好、品貌佳的年轻人可以胜任。这样的话,大家不可能把大宅门当成自己的家。我老了,有企业,有存款,有孩子,有保障。员工呢,我希望他们随着年龄的增长,如果愿意继续留在大宅门旗下,可以在宅门小厨、服装厂、原料生产基地,找到他们的归宿。金碧辉煌的大宅门,不是酒肉臭的朱门,它应该是员工们尽开颜的一个家。
他身边的员工这样评价白平:白总是一个胸怀大志的人,以坦荡的胸怀和境界面对过去和未来,在不断的追寻与探索当中体验着人生。它在用情、用爱、用激情、用理性、用制度来维系这他所创造所执着的企业。以对生命对事业极其真诚的态度过着每一天,从不攀比,从不贪图,踏踏实实地做事,本本分分地做人,一步一个脚印地向前走着,体验着他所走过的每一步路。虽然已经50岁,但是他每天都好像充满了崭新的激情,这是一个让他年轻的时代,他要保持企业基业的常青,既要做大,又要做强,更要做长。作为一个企业的领头者,一个带路人,不的不放眼未来,不拘一时得失。他是一个很能广博接受各种意见的人,一个耐心的倾听者,一个坚定的执行者,宽以待人,厚德载物,是一个真真正正的男子汉,一个真真正正的男人。他懂得爱、懂得坚持进取,他非常珍惜员工,懂得员工是企业未来发展的原动力,因此他很多的行动都是人本观思想导入到企业的扩充。大家都说餐饮业是勤行,我们觉得大宅门很有章法,它像一把琴,白总就是弹琴的人,琴声流畅而喜悦。员工拥戴他,这是现代很多企业所不具备的卓越的人格魅力。
(时代成就的往往是能够敢为先的人,白平的成功,不仅取决于他心中有明月,雾里开车勇往直前的气魄,其内敛的智慧也是他生命画面浓墨重彩的一笔。)
对于自己的成功,白平给自己做出这样的评述:一个成功的企业家首先是一个时代塑造出来的产物,而在这个时代当中,成就的往往是那种能够敢为先的人。有许多人说我胆子大,我倒不这样认为,其实胆量的背后需要有很多智慧去支撑,就像现代科技发达了,汽车的灯也变化了,同样的条件,问题是你能不能比普通人多看一百米,这很重要。你如果比普通人多看一百米你就会走的更安全,也才能更有胆量。我经历了几个时代,以前也没有读过太多的书,一直感觉到这是遗憾,想补上这一课。当时的我,感觉像是在雾里开车一样,要拿出极大的勇气和魄力,虽然灯开的很大,却也不能断定前面是否有障碍物,后面的车会跟着你,如果太慢了会追尾,那就只有一个选择----把好方向盘,向前开。我心中有明亮的月亮,前面就必然是一条坦荡的大路,有个这种坚定的信念,我就要把油门踩下去,事实证明,我的车超越了别人。成功也好,失败也好,我都愿意去体味,因为那是人生所经历的一种感受。我体会过很多的喜悦,也知道什么叫失败,但是始终都有一个坚定的信念和目标,就是雾里开车要勇往直前。这些年来随着时代的变革,社会的发展,全球经济一体化的到来,GDP的不断持续增长,我对于市场前景的把握也更加成熟。本世纪中国注定是迎来了一个世界经济的伟大时代。
白平是一个非常低调而内敛的人,而他的智慧,却是有目共睹的。在对事情的把握和决策上,白平都体现出一个睿智男人的出色。
很多时候,当公司全面提出意见,确定在某一个选址位置上是错误的时候,他与别人的思想不同。他与别人的思想不同。他会很坚定地告诉大家这个决定是没有错误的,会在未来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只是大家还没有意识到。这种精到的点拨和传授需要积累,也需要很强的洞察力。事情的发展,往往不出白平所料,签订了合同,涌现了商机,店面也增值了。有一些项目很难取舍,很多的业务都有着很好的盈利模式,并且还有每年的递增,那么公司一定要在设置的未来的经营主线作出精细而准确的判断,白平断然砍掉了这些项目。他认为这些新技术在未来可能会被淘汰,因此紧缩投资,果然在两年后被证实,那些被砍掉的项目中,某些新技术的创导上已经不占市场的主流,虽然有增长,但是市场的份额越来越小,不久的未来就会被淘汰。白平精确的判断力使他减少了资金的投入,规避了风险,把资金投向新的主业,使他在商海尽情畅游。
(大宅门承载了白平一份厚重的民族感情,他要让大宅门走向世界,成为全球华人的骄点。)
白平说,做为老板,所关心的往往是,能否在自己所做的行业当中成为出类拔萃的佼佼者,是否能够做很多公益事业,能够造福于民众,这样赚到的钱才能踏实,才是有德有行的。对于一个民营企业家来说,付诸毕生的心血,力求打造一个属于中国人的强势民族品牌,这个品牌能够成为亚洲或者全球地域经济的优势力量,是令人骄傲的,而同时有能够把中华的美德,中华的文化传播到更广泛的区域,这同样是一种骄傲。如果说这个品牌能够长久的繁衍,能够在全世界达到华人的骄点,就能够唤起更多的华人自尊、自强的民族情感,并且能够通过饮食这个载体把中国文化传播出去,对任何一个人来说,是倾尽毕生所追逐的很有价值的事情。我已经选择了这条路,并且会一直坚持走下去。
白平作为一个企业的领军人物,敏锐而清醒。他意识到,国际、国内的餐饮竞争环境已经非同往昔,机会和挑战出乎意料,发展对于大宅门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大宅门不仅要着眼于国内餐饮市场的开拓和发展,还必须放眼国际市场,重新审视大宅门现代化、国际化的出路。而要想打造一个国际化的公司,必须具有极大的包容性。国际化的人才决定国际化的地位,因此要想让大宅门走向更广阔的世界,必须首先让国际化人才聚集于此。要走向一条餐饮和资本市场的结合之路,才能够抵达世界。吸收、借鉴、拿来很多国外先进的管理理念和先进的科学工具,应用到原本技术门槛很低的餐饮行业当中,使之不断地提升和广泛吸收,并且把融合中西方文化的管理人员介入进来,解决一些东西方民族所在经营管理包括日常工作当中的冲突,运用资本市场的力量,经过很多的市场调研及考察来打造一个快速增长的盈利模式,同时肩负着传播中华博大精深美食文化的众任,他将把此作为一生孜孜以求的东西。
谈到财富,白平如是说----我虽然很眷恋财富,但是我不是很看中财富。我认为最大的财富是人生中的积累,我要看我对我的员工做了什么,我对爱我的人做了什么,我对这个给予我成就的社会做了什么,这才是我的财富。


 

《华商》杂志 2007年5月A版